大师我有罪,我得了艾滋病,还上了隔壁尼姑庵的小尼姑,怎么办。大师笑而不语,升起倆手指。我说:有俩条路么。大师大怒:你毁了倆个庙。